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澳門 許雲的博客

一個了解澳門,一個友誼的平台,歡迎您光臨,指導!

 
 
 

日志

 
 

【转载】原創 / 新加坡行 (許均銓)  

2015-04-16 15:48:18|  分类: 转载之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加坡行  (許均銓)

2014年11月28日

10點35分懷著最愉快的心情上了從澳門起飛的虎航TR2903班機,想到4個鐘頭後,我就要到除中、台、港、澳之外華人最聚集的國家新加坡,特別開心。我這一次是應歐清池教授的邀請,出席《新華文學大系》新書發行及座談會,我準備了一份發言稿,題目是:驃國華韻勢正隆──漫談緬甸華文現代詩。

到新加坡機場了,想到很快就要見到尊敬的歐清池教授,我很開心,歐清池伉儷跟我說好要到機場接我,當我走到入境大廳,我傻眼了,旅客在澳門早已不用填入境卡了,在新加坡竟然還要填!2013年8月我到馬來西亞出席世界華人作家協會代表大會,馬來西亞也不用填入境卡,在這一點新加坡比馬來西亞遜色了,我沒想到。

填入境卡的人還真不少,我只好找一張入境卡來填,這時我想起女兒許雲,如果她在就好了,入境卡上最小號的英文字母對我是最大的障礙,她原來跟我到新加坡出席這一次活動,當我買機票時,才知道她持澳門非永久居民證到新加坡得先辦理簽證,還要本人親自到新加坡駐香港領事館辦理,不能代辦,因此她放棄了一次學習機會,而我卻遇到困難。

好不容易填了入境表,排了好一陣,輪到我了,皮膚略黑的職員用英語說了一陣,並圈了入境卡有幾處還要填,我用華語問他,他不理我,我感到他的態度極不友好,比澳門、香港兩地的入境處的職員差多了,因為澳門、香港的職員會多種語言,我又重新填表,重新排隊,好不容易輪到我,這樣一折騰,用了一小時。我想起去年在馬來西亞開會,主辦單位原本說好要到機場接我,結果沒人來,我就自己坐車去酒店,在大巴士站有一位印度裔的女售票員竟跟我說起流利的華語,我真是喜出望外,我跟她買了車票,自己摸到酒店。

我出境了,尋找歐清池教授,我見過他的相片,是在《新世紀文藝》大型文學刊物上,我在大廳走來走去,終於見到一位像個子略高的男子,我不敢肯定就大叫:“歐清池老師!”果然是他,接著見到歐太太,他們很著急,以為我被新加坡移民局卡了,拒絕我入境。

當然不會有這樣的事在我身上發生,因為我感到自己是一個標準的地球公民。而造成這一切是新加坡還要填入境卡,沒能做到像澳門、香港、馬來西亞一樣,如果不填入境卡,相信到新加坡的旅客會更方便,更開心。

我入住新加坡海灣大酒店,之後見到從香港飛來的忠揚(陳鴻舉)老師,我在《新世紀文藝》上的見過他的相片,我與歐清池教授、忠揚老師的交往,完全是在《新世紀文藝》為緬甸篇組稿,我是該雜誌的緬甸篇編輯顧問。

這事要從2010年10月我到曼谷出席第12屆亞細安文藝營開始,那一次我認識了越南的冬夢(馬國威)文友,他當時代表《新世紀文藝》向我徵稿,因為這本刊物沒有緬甸的文學作品,我答應為緬甸篇組稿。從第6期《新世紀文藝》至第12期,該雜誌都有收入緬甸華文文學作品,《新世紀文藝》也成了緬甸華文作者融入東南亞華文文學的一個重要平台,每一期出版的書都是由忠揚先生等安排寄到澳門,我再轉寄在世界各地的緬甸華文作者。《新世紀文藝》是東盟各國一本極有影響力的大型文學刊物。

我們三人在海灣大酒店談到東南亞華文文學,歐清池教授認為新加坡華文文學不是那一國的海外文學,新加坡華文文學是新加坡文學的一部份,這一點忠揚老師也贊同,我完全贊同這一觀點。幾年前我的一篇論文也有這樣的論述:緬甸華文文學是緬甸文學的一部份。我們共認是:東南亞華文文學是東南亞文學的一個部份,而東南亞10國之中,只有華族是唯一的在10國都有的民族,東南亞華文文學有特殊的地域色彩。

我對兩位學者說:台灣交通大學的蔣淑貞副教授曾傳過《東方歷史評論》第二期(2013年8月)一句話給我:「海外華人應看作是以“中國”為核心的彗星的長長尾巴,還是應該把散佈四方的他們看成是廣袤銀河里獨立的點點星光?」

現在看來世界各地的華文文學,應該是獨立的星體。

歐清池教授請忠揚和我在海灣大酒店附近的鼎泰豐餐廳用餐,在餐廳我見到講華語非常標準且有禮貌的新加坡人。

2014年11月29日

我在酒店用完早餐,今天上午我沒活動,因歐清池教授要安排下午的活動,我帶著一張地圖,順著勿拉士巴沙路(BRAS BASAH RD)散步,沿途的路牌只有英文沒漢字,這對一個有七成以上用漢字的華人的國家似乎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用英文為官方語言與世界接軌固然正確,而全放棄漢字的做法,絕對不是明智之舉,在澳門的路牌,全是中葡文兩種文字。

路經“日治時期蒙難人士紀念碑公園”,沿路有高大的熱帶喬木,喬木上有不少寄生小植物,烏鴉的叫聲等極像緬甸仰光市,此時此刻我會想起在緬甸生活的片段,在這條大街上有濱華大酒店、文華東方酒店、麗嘉登美年酒店等,在海邊見到新加坡摩天觀景輪,之後順著萊佛士道(SHEARSE AVE)走,見到海濱灣金沙酒店,這賭場的頂端造型特別,是一條有頭無尾的半截鯊魚,我只是散步望一望而已,照了幾張相,澳門不乏賭場,光顧賭場非我所好,聽說這賭場營業額近期減半,是中國大陸遊客銳減之故。

時下在澳門已是冬天,新加坡與冬天無緣,早上也很熱,我順原路回到酒店,沿途見到樣子像華人的路人,我有意無意地問路,他們都非常友好,也很有禮貌,很認真地回答我的問題,機場入境處的略黑那位職員沒禮貌的表現,只是個別的而已。

中午會議開始了,是在新加坡圖書館5樓,聚集了不少新加坡華文專家、學者、詩人等,只有文萊的一凡伉儷、香港的忠揚和我幾位是僅有的外地文友,一凡文友是從新加坡嫁到文萊,忠揚原本就是新加坡人。會長王永剛先生是一位青年人,他介紹了新華文學的發展,之後是隆重的新書發佈會,我看後挺感慨,一次發佈會有5本書問世,而緬甸近50年,沒正式出版過一本華文文學作品。

 



2014年11月29日發行的書籍

主辦單位贈送我一套書,另有一套是贈送“緬華筆友協會”的,我這一次是以“緬華筆友協會”理事長的身份出席會議,書我會帶回澳門,因“緬華筆友協會”的聯絡點設在澳門。

新書發行後是座談會,這一次發行的書中最引人主目的是一本822頁的現代詩集,收集了新加坡百餘位詩人的作品及簡介,座談會討論新加坡的現代詩,討論“詩人”和“寫詩的人”之間的區別,有多位詩人朗誦各自的詩歌,新加坡的華文詩中參雜著英文單詞,這是東南亞特色之一,我想起緬甸陳尊法老師等緬甸華僑的作品,也有“胞波”等緬甸詞彙在詩中出現,這是緬甸特色。座談會上有多位新加坡青年詩人也朗誦他們的作品,他們幾乎都是歐清池教授的學生。

我說:“見到那麼多詩人歡聚一堂,我感到榮幸,記得2010年端午節前夕,我收到越南林小東文友向的徵稿信函,說是《東南亞詩刊》有7國詩人的作品,缺緬甸、柬埔寨、寮國等,他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要我組一批(10至15位)緬甸華文現代詩稿。今天有上百位新加坡詩人出席座談會,可我長期生活在澳門,一下子找10至15位緬甸華文詩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我本身也少寫詩,為了緬甸能融入這一園地,我答應林小東的要求。

我通過網絡向緬甸的朋友發郵件,說我要找詩人!他們都說身邊沒詩人,有一位朋友說:你在緬甸要找10至15位華人富翁容易,要找10至15位華文詩人,難於上青天。2010年8月,新加坡的林錦、方然、芊華三位文友在香港出席第八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後,到了珠海,之後轉到澳門,我跟他們三位談起找詩人極難的經過。

我沒讓林小東失望,我找到緬甸華文詩人了,在東南亞詩刊7至9期,有數十位緬甸華文作者發表了現代詩,緬甸華文文學融入東南亞華文文學另一園地。

緬甸現在有三個文學團體:“五邊形詩文組合”、“抹谷雨詩社”、“緬華筆友協會“等,緬甸華文現代詩人已不用我去找了,更可喜的是2015年3月由東南亞華人詩會與“五邊形詩文組合”在緬甸仰光共同主辦第8屆東南亞華人詩會,這是緬甸50年來第一次舉辦文學活動,您們有到過緬甸嗎?到過的請舉手,只有幾位到過緬甸。希望您出席明年在緬甸的詩會。”

一片熱鬧的掌聲,是拍給緬甸的華文詩人,我站起來向大家鞠躬。

 



右起:伍木教授、歐清池教授、楊松年教授、忠揚老師、許均銓。2014.11.29.

這一次到新加坡,我還見到原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黃孟文老師,我是2006年在文萊出席第6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上認識的,他是我的老會長,君盈綠、艾禺、芊華在2010年8月在香港的第8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上已認識。

 



左起:君盈綠、艾禺、芊華、黃孟文、許均銓、何儀敏。2014.11.29.

在座談會贈書儀式中,我見到尊敬的陳榮照先生,他是《亞細安現代華文文學作品選》叢書(9本)的總編輯,編委是:駱明、希尼爾、謝克、長謠等。這套叢書於2013年9月由新加坡青年書局出版,50年來緬甸華文文學第一次在海外出版,這套書有新加坡2本、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菲律賓、文萊、越南、緬甸各一本,緬甸卷360頁共收集了41位作者的小說、散文、現代詩歌等,我是主編,編委有陳汀陽、林郁文、馬越民、葉星等。該叢書的編委希尼爾見過多次,2010年我在廈門和曼谷見過編委駱明先生。緬甸卷能順利出版。還要感謝駱明與亞細安文藝營的所有文友。總編輯陳榮照先生、謝克、長謠沒見過,這一次如願以償與陳榮照合影留念,要謝謝新加坡的林子文友,是她幫的照的相。

 



與陳榮照先生在新加坡留影2014.11.29.

新加坡華文作家在東南亞華人社會中是最活躍的一個群體,在數量和質量上都比其他國家高一些,我雖然是第一次到新加坡,在其他國家的文學活動中,認識了多位文友,當芊華文友見到我的時候,她通知了方然文友,芊華文友對我說方然很快到會場,我好開心。我多次與方然文友見面,印象最深刻的是2006年在文萊出席第6屆世界華文微型研究會後,方然、沙巴的馮學良和我在閒談,方然文友對新加坡政府放棄中文的缺法非常不滿,他認為這是非常不智的政策,他是一位有遠見的文人。

 



 (右)文萊 一凡、(中)新加坡 方然、澳門 許均銓2014.11.29.新加坡留影

關子和林子伉儷是我2009年5月到印尼棉蘭出席首屆蘇北文學節時認識的,這一次去新加坡前有跟林子聯絡,她說會參加座談會,座談會結束後,林子帶我下到圖書館3樓看畫展,有關子(許振群)的一幅作品《野趣》,我特別在畫前照了一張相。(我回到澳門後,得知關子和林子11月30日那一天添孫了,這真是他們家庭中的一件大喜事,祝福關子合府幸福美滿。)

 



在許振群先生的作品《野趣》前留影2014.11.29新加坡圖書館3樓

這一次見到寒川文友,在眾多文友中,我與寒川文友聯絡最多,見面也最多,由於寒川兄的大力支持,我於2010年開始在印尼國際日報東盟文藝副刊上組了幾年的稿,把一批緬甸華僑的作品介紹給印尼及東盟各國的讀者,之後我把組稿的工作交給“五邊形詩文組合”的黃德明。幾年來在這副刊上發表作品的緬甸華作文者已近百位,為緬甸華文作品融入東南亞華文文壇,寒川兄功不可沒。更難得的是,寒川兄最近又在主編另一個“東盟園地”副刊,緬甸華人的文學作品又多了一個新的平台,緬華文友中的伊溫、陳雨涵、陳豔華等在這園地發表了他們的處女作。

 



寒川兄送的《新加坡華文作家傳略》

2014年11月30日

昨日的愉快心情陪伴我在海灣大酒店過了一夜,我在酒店用過早餐,決定去看魚尾獅,不看魚尾獅,怎算到過新加坡?

我又順著勿拉士巴沙路(BRAS BASAH RD)散步,昨日已走過一次,今天再走略有點熟習,又到“日治時期蒙難人士紀念碑公園”,我就順著尼誥大道(NICOLL HIGHWAY)往萊佛士碼頭(RAFFLES QUAY)走,沿途經過陳金聲噴泉、戰亡紀念碑、林謀盛紀念塔、維多利亞劇院及音樂會堂後,我到了新加坡河畔,見到一座小鐵橋,我用輕鬆的腳步走過這橋,見到新加坡的標誌魚尾獅塑像。如果沒見到魚尾獅,我會感到有點美中不足,此時此刻的我,感到這一次到新加坡,已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昨日見到文友,照了一批相,手機的儲電一下子照完了,我發現沒帶手機的充電器,我沒法照相,關了手機。此時此刻,我拿出手機,開機後竟然還有一點電,我真的是心花怒放,我請在魚尾獅的一位旅客幫我照相,這可是新加坡的標誌,手機竟然還有殘留的電,已畫上完美句號的新加坡行,這一下就更完美了。

 



2014年11月30日留影。

赤道11月底的太陽已讓我汗流浹背,我帶著滿足的心情回酒店,我在酒店的大堂等歐清池教授,回味這兩天在新加坡的活動。歐清池伉儷很快到酒店,由歐老師開車送我去機場,在機場歐太太請我吃印度甩餅,我對這食品並不陌生,在緬甸時常吃這印度食品,當時用緬語叫“格拉巴啦達”,格拉=印度人,巴啦達=餅,新加坡華語叫甩餅,是因為這食品在手工製作過程中甩成一大片很薄的面餅,再折起來,吃的時候感到有很多層。

在機場的印度食品店,我和歐清池教授是暢所欲言,之前沒見過面的我倆,因文學的緣故,一下子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新加坡的華文優勢沒發揮出來,新加坡應該成為東南亞華文文學中心,雖然新加坡立國時間不長,可華文在新加坡的底蘊比東南亞大部份的國家強,昨日在會議上黃孟文教授說:新加坡以後會機會改用華文,大家對這一消息極感興趣,也知道這只是說說而已。

 



與歐清池教授在新加坡機場留影20141130

去新加坡前,我參加珠海澳門文學交流聯誼會時聽到一句話:文學是女性最美的化妝品。那一次在珠海有近百位文友歡聚一堂,大家各自朗誦詩歌,其中有不少女性,她們舉止優雅,那是受文學的薰陶,在新加坡,我又得到一次驗證。

 



《夕陽斜暉》的作者鬱金香在新加坡機場送我一本書,我感到意外,鬱金香,原名翁金翠,也就是歐清池太太,這幾天她全力協助丈夫的所有活動,她的專業是美容,她的散文集《夕陽斜暉》充滿詩情畫意。世界各地有多位文友對我說過,自己的太太對文學沒興趣,有的甚至不喜歡書籍,而翁金翠女士是夫唱婦隨的典範,支持丈夫的事業就是對丈夫最大的支持。

這一次我在新加坡見到歐清池與翁金翠、方然與芊華、一凡與劉華源、之前見過馬來西亞的朵拉與小黑、澳大利亞的心水與婉冰等等,不管是夫唱婦隨還是婦唱夫隨,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展出夫婦和諧的共鳴,是讓人羨慕的神仙伴侶。

新加坡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我的新加坡行,更是一次劃上最完美句號的旅行。

 

( 2015-04-13 16:12  世界华人周刊   )

  评论这张
 
阅读(37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