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澳門 許雲的博客

一個了解澳門,一個友誼的平台,歡迎您光臨,指導!

 
 
 

日志

 
 

浅论巴宁小说的特色(原創)  

2010-08-04 13:03:14|  分类: 論文之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门) 许云 

虽然巴宁先生笔耕无数,但现在想找到先生的作品却是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了。有幸在《缅甸华文文学作品选》中读到先生的小说,粗略感悟到巴宁先生的文学境界,而他的小说有鲜明的“巴宁特色”。

巴宁,原名丘筱儒(1904.9.24-1950.1.1),福建海澄人,20世纪20年代初从福建到缅甸谋生,经历战乱,为抗日写下许多文章,曾用过的笔名有巴宁、丁彧、廖落、戈理、巫明、余英、夏侯氏、司徒尧、上官无明等等。

他在1936年发表的小说《中庸主义者》有以下的描写:“目下我们的国难,已随着日帝国主义者疯狂的侵略而加深了,我们的同胞,是无日不被敌人的炸弹大炮残杀着;我们的城市,是无处不被敌人的战舰飞机蹂躏着;我四五千年的文化,也几乎给那般野兽践踏净尽了。像这样狂暴蛮横,是不是人类所应有的行为?”

小说以主人翁孔成先生“列席”参加一个抵制日货讨论会为开始,与会者的发言观点形成了争论为线索,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形态和不同阶层的心理表现。其中会议主席、学生、小学教员之类的先明人士形成了抵抗日货派,他们坚持“我们海外的救国工作,除了捐资宣传而外,最有效的手段,还是抵制敌货,过去的经验已经给我们证明,经济绝交就算我们的武器。”“因为我们知道敌人是靠牠们的商品来维持经济的,若商品断绝销路,牠们的经济会立刻崩溃,经济崩溃,军事行动也就随之而解体。” 巴宁先生在文中强调了侵略者的残忍无情和对其的愤怒可由文中的一个“牠”字,强烈地表现了出来。巴宁先生让观点鲜明的对话紧凑地呈现出来,使小说代表人物的形象栩栩如生地站在读者面前了。

但抵制日货却危害到一部分生意人的利益,虽然他们承认“日本帝国主义者固然很凶顽,胡乱,炸毁我们无防备的城市,任意枪杀我们非战斗员的人民,这不但我们被害的同胞要痛恨牠,就算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士,也很痛恨牠。”但他们却反对说:“抵制敌货,在国内也许不妨,但在这里,似乎未免失策,如果抵制,这不是我们少了一笔进款。”小说的地点在缅甸,反对派举出就算华人不卖敌货,还会有别国人、别色人会卖敌货,敌人的利益仍没有损失。生意人的理论是应该“禁买”而不该“禁卖”。生意人心中自有算盘。同理就很容易得出:别国人、别色人就依然可以去“买”,也就不会损坏到他们的利益了。虽然抵制派强烈抗议“国家是那样的危难,敌人又是越来越恶,连一般外国人都在替我们打抱不平。不但抱不平,甚至已经起来时下抵制了,为什么我们反顾虑起来,反会怯懦起来,难道别人能够为我们牺牲利益,我们却死死计算那点微利?”终究尖锐的说辞还是抵不过中国人的中庸思想。“最后的办法是把现有的货售完,以后不再贩再卖,这样一来,既与抵制之议无冲突,又可使一般商家保持血本”最后,竟然“赞同的声便夹着掌声四起”。

小说并没有让人们看看就忘记。1937年“八。一三”日本进攻上海,国民党被迫对日宣战。十天后,巴宁先生组织的“励学社”同缅华文艺界笔友,成立了缅甸华侨文艺界抗日救国后援会,也就是“文救会”。 “文救会”与“救灾总会”,在缅甸华侨社会进行募捐,支持国内的抗战。“文救会”下设多个委员会,其中“抵制日货委员会”,联合缅甸人、印度人一起成立“中印缅抵制日货委员会” 开展抵制日货运动,组织劝告队,调查、登记商店内的日本货,让日本货退出市场。巴宁先生通过小说让社会大众认清现状,奋起抵抗侵略军。

小说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状,主旨思想却前于社会的发展,让读者有所感悟。主人翁列席会议,但并不发表意见。他早到了十分钟,可一入门已见“人已经围满了一桌子”。可在会上发表意见的人并不多,很多人是随波逐流,羊群心理,看着事态的发展。最后竟然怕损害到自身的利益而对抵制日货的行动采取了半抵制的决定。仿如有种“商人不知亡国恨”的谴责,也在一定程度上教育了看事朦胧不清的人们:在国难当前,无论是国内居民,还在侨居国外的华侨都要暂放下个人利益,克服困难,一心救国。毕竟,在抵抗侵略面前是没有折中和中庸可以选择的。

另一篇小说《钱呢?--佣人什记之一》中描绘了两个二十开外的缅甸青年,在餐馆里叫了满桌的美食,吃完后对“汪精卫是不是汉奸”的问题争论得不可开交,由破口大骂到飞碟子打人的事件。但碟子飞错方向,一个逃跑,一个追打。小说中的主人翁“我”,一个佣人,还在担心闹出人命的时候,却发现他俩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喝咖啡。

一个欧亨利式的结尾。那两个青年用一个与他们毫无关系的问题大演了一出闹剧,骗取一餐美食,并打烂餐厅餐具而逃。这与主人翁被迫吃不喜欢的店内伙食,常在街上走一二十分钟寻找价格不贵的店吃饭,并在其两人打架时匆匆结账,担心他俩的安全的高尚形象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巴宁先生以一种灰色的幽默讽刺着这社会,讲出这样的年轻人虽然聪明,但行为却有失品德。这样青年更需要有人教育引导,不要为社会带来跟多的负面影响。

巴宁先生一向关注广大青年的思想进步,他在抗日期间创办多个刊物,发表无数篇文章,并鼓励广大青年多看书,多学习,多提高思想觉悟,做时代,对社会有用的人。

《饭前》这篇小说中,男主人翁被其妻轻视,因为他读书二十余年,薪金却比不上一个排字工。所以当女主人翁要他把笔丢掉时,他自嘲地说:“你这种建议,如果在四年前提出,那么到了现在,我即使没有将级或校级的份儿,至少限度也有一个尉级的官员好做......"男主人翁耐心解释给其文化不高的妻子说:这是“物以稀为贵”的原因。男主人翁似乎便是作者本人的缩影,散发着浓浓的怀才不遇的无奈。

1942年,日本侵占缅甸,局势紧张,丘先生到山芭避难。1945年,日本投降,英殖民当局又回缅甸统治。本文便是写于1945年的,丘先生因战乱的原因和所写的文章针砭时弊,所以常招到迫害,但命运的不公,并没有削减他对文学的爱好,并没有磨灭他对抗日的决心,也并没有停止他对年轻一代的教导指引。

他勤劳笔耕20年,写下不少杂文、小说、戏剧、诗歌,有「缅甸的鲁迅」之美称。1930.10《新芽小日报》在仰光创办,丘筱儒任经理,他还任过《卜间》旬刊主编、《明天》《规律》、《文学》等刊物编委,1945.8任《新仰光报》主笔兼副刊《三年》编辑,直到他去世。巴宁先生的作品还有《擎天记》论文集、《吓鬼记》杂文、《逆耳从谈记》等,都没有机会出版,实在可惜。

巴宁先生作为革命文学前辈,他的坚韧让我们所佩服,他的信念让我们所感动,而他的三篇微型小说《中庸主义者》、《钱呢?--佣人什记之一》、《饭前》,是缅甸70年前的华文小说,而《饭前》中的“物以稀为贵”之论,不但是小说的特色,也是“巴宁特色”。

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如春天的百花园,万紫千红,百花齐放,而缅甸华文微型小说创作,寥若晨星。现有幸能与大家分享巴宁先生的微型小说,这又是另一型的“物以稀为贵”。

巴宁,缅甸微型小说的前辈,“巴宁特色”一定会在缅甸发扬。

 

注释:

巴宁三篇微型小说:《中庸主义者》、《钱呢?--佣人什记之一》、《饭前》等见于 林清风、郭济修、张平、许均铨编《缅甸华文文学作品选》,澳门缅华互助会出版2006年12月第1版 (313-323页)。

浅论巴宁小说的特色(原創) - 小芸 - 澳門 許雲的博客

 

以上論文在此端文集的101至103頁.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